免费注册MT4账户并下载MT4软件
注册MT4模拟账户,体验交易,领取万元体验金

对注册MT4账户及MT4软件有疑问的,可以联系我们客服进行一对一咨询。 咨询客服

「mt4指标」被总统授权组阁 “超级马里奥”德拉吉能否重振意大利

2021-02-20 03:27:23 来源:本站

带领欧元区走出泥潭的德拉吉,能否重振意大利?他首先要过组阁关。

中新社援引外媒3日报道,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正式授权欧洲央行前行长马里奥·德拉吉组建新政府,以应对意大利国内当前的疫情防控和社会经济恢复工作。

现年73岁的德拉吉,在担任欧洲央行行长期间,恰逢欧元区遭受严重债务危机,他凭借大胆、开放的政策风格和卓有成效的应对举措,带领欧元区走出泥潭,被媒体誉为“超级马里奥”。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欧洲学会意大利研究分会秘书长孙彦红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便被提名总理,德拉吉的组阁道路也并不会顺利。

上海市决策机构基地专家、华东师范大学大学教授余南平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德拉吉组阁失败,表明意大利政治进一步碎片化,共识广泛丧失。在此背景下,意大利与欧元区的经济复苏都会受到影响。

组阁将是德拉吉第一道考验

不论是在欧洲还是全球,德拉吉的名字并不为人所陌生。2011年,德拉吉接任欧央行行长。彼时欧债危机形势危急,南欧国家面临破产风险,欧盟成员国因救助问题僵持不下。

2012年夏季,德拉吉表示将“不惜一切代价保卫欧元”。在他领导之下,欧央行采取了负利率、大规模购债计划等空前宽松的货币政策,为市场注入了广泛的流动性。这不仅成功遏制住了欧债危机向重债国家蔓延,也捍卫了欧洲一体化的成果。

除欧央行行长之外,德拉吉还有经济学家、意大利经济与财政部司长等头衔。德拉吉曾担当后者职位十年之久,这使其不仅通晓欧元区金融事务,还十分熟悉意大利经济的运行状况。

上述两位专家均认为,有鉴于这样的技术官僚背景,德拉吉是出任意大利总理、组建内阁的不二人选。“而且,他仅于2019年卸任,在欧洲政界、工商界及金融界尚有广泛影响力和人脉,德拉吉有能力协调好意大利与欧盟之间关系,带领意大利走出政治和经济危机。”他们称。

不过,与孔特一样,即使德拉吉被提名为总理,他首先面临组阁考验。目前,只有中左派民主党公开表示支持,五星运动则表示,该党不会支持德拉吉领导的意大利政府,极右翼联盟党也持负面态度。五星运动是当前议会最大党派,少了上述两党支持,德拉吉恐怕难以达到执政多数要求。

余南平表示,之所以反建制的五星运动对德拉吉持负面态度,是因为二者对欧盟一体化的意见相左。德拉吉是坚定的欧盟主义者,五星运动则更强调国家经济主权。有鉴于意大利的政治力量还比较分散,反建制政党具有一定政治基础,即使德拉吉出任意大利总理,组阁仍有难度,未来意大利政坛还存在不少变数。

孙彦红也认为,德拉吉的组阁道路并不会顺利。由于此前组建中左政府的努力已失败,德拉吉只能试图组建由左右党派联合支持的“技术”政府,这就需要团结中右的意大利力量党甚至极右翼的联盟党。然而,由于有过此前“黄绿政府”(五星运动和联盟党联合执政)的失败经历,要将五星运动和联盟党再次联合起来,难度很大。

孙彦红还称,与普通内阁相比,“技术型”内阁的政治色彩较淡,主要任务是完成既定经济社会目标。在政治掣肘弱化的情况下,“技术型”内阁更容易在特定目标上取得成效。比如说,2011~2013年在职的蒙蒂“技术型”政府,就在意大利推行了此前中右政府难以做到的财政紧缩和结构性改革,为意大利公共财政状况改善打下了较好的基础。

组阁成败决定是否提前大选

与此前意大利政局动荡情况一样,市场的焦点始终落在是否会提前大选之上。马塔雷拉称:“我有责任呼吁所有政治力量支持一个备受瞩目的政府。所有的努力都是排除一个可能性:提前大选。”

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意大利20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缩减了8.8%,创二战后最大降幅。

马塔雷拉表示,下一届政府要做的最重要的事,便是迅速制定计划,首先要恢复经济,其次是利用好欧盟的“恢复基金”。后者问题颇为棘手,孔特正是与伦齐因此存在分歧,进而辞职。

孙彦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能否避免提前大选,德拉吉组阁成败与否十分关键。若组阁失败,而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也难以再物色到更合适的技术型内阁总理人选的话,提前大选将不可避免。“根据当前的民意支持率,若提前大选,下届政府很可能是由两个极右翼政党(联盟党和意大利兄弟党)主导的中右政府。”她称,“由于联盟党和意大利兄弟党持疑欧甚至反欧立场,将使得刚刚有所缓和的意大利与欧盟关系再度陷入尴尬,而这很可能影响到“恢复基金”在意大利的落实,进而影响到国际社会和金融市场对欧洲经济一体化前景的预期。”

余南平则表示,如果德拉吉或组阁失败,表明意大利政治进一步碎片化,共识广泛丧失。在此背景下,意大利经济复苏、抗疫活动都会受到影响。在欧债危机后,相较于北方国家,意大利政治脆弱性暴露得尤为明显。对欧元区而言,在疫情期间,“多速欧洲”的现象也有所加剧,或为欧元区带来一定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