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MT4账户并下载MT4软件
注册MT4模拟账户,体验交易,领取万元体验金

对注册MT4账户及MT4软件有疑问的,可以联系我们客服进行一对一咨询。 咨询客服

「mt4平台」贸易顺差大增 专家称需关注“看不见的资本流出”

2021-02-25 08:04:18 来源:本站

原标题:【新华财经调查】贸易顺差大增 人民币升值幅度有限?专家称需关注“看不见的资本流出” 来源:新华财经

新华财经上海2月25日电(记者 胡洁菲)近日,有关部门公布进出口和外汇收支情况。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中国经常项目顺差2989亿美元,仅次于2008、2007和2015年的顺差规模。值得关注的是,前三季度中国经常项目顺差1690亿美元,但贸易相关收支却体现为净支付370亿美元。同期,人民币对美元升值4.5%。

上述现象是否说明当前仍存在“看不见的资本流出”?贸易顺差大幅增长、经常项目顺差和证券投资资金持续流入情况下,人民币升值幅度为何较为有限?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了专家。

出口“少收汇”,进口“多付汇”,“看不见的资本流出”客观存在

“看不见的资本流出”到底是否存在?

不少受访专家认为,其确实客观存在。“一个主要原因是,尽管贸易顺差再次扩大,国内出口企业将较大部分外汇收入留放置境外,而不是带回国内兑换为人民币。”在渣打中国资深经济学家李炜看来,当前进出口企业存在出口“少收汇”,进口“多付汇”的现象,如,2020全年中国货物出口2.59万亿美元,高于2.45万亿美元的外贸相关收款;而货物进口2.06万亿美元,低于2.25万亿美元的外贸相关支付。由此导致,2020全年外贸相关净收款占贸易顺差总额的比重仅为38%左右。

“由于关注焦点往往落在经常项目顺差较大、证券投资资金持续流入,以及金融账户下资本流出有限,因此人民币需求不平衡(及带来的升值压力)可能有所夸大。”李炜补充,更精确地估算资本流出规模,需将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净误差与遗漏”项的变化考虑在内,因为当出口汇收未汇回国内时,统计有关海外留存收入以何种形式存在的准确信息较为困难。因此,外管局不得不将此类资本流出记入“净误差与遗漏”,导致金融账户项下资本流出被淡化,仅呈现“可监控到”的资本流出。

对此,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表示认同。她同时指出,在服务贸易领域,这一现象同样存在,“如果以最直接的指标来看,疫情前,我国每季度服务贸易旅游逆差约60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是由旅游所贡献。然而由于疫情境外旅游被叫停后,每季度仍保持200至400亿美元不等的逆差,这就是旅游项下的资本流出,即通俗意义上居民部门的‘蚂蚁搬家’。”

经常项目顺差不等同外汇供求顺差,中国不存在热钱流出压力

但现阶段的资本流出是否对外汇管理产生了压力?相关专家认为,目前中国不存在资本外流的压力,此外,不能完全将出口顺差等同于涉外收付款顺差或外汇供求顺差。

富邦华一银行金融团队认为,企业在进出口往来中,也存在一些正常的出口不收款和进口不支付情况,比如,对外无偿援助和捐赠物资出口没有对应的出口收入,对外承包工程出口货物记录在对外投资项下也无对应的出口收入,来料加工仅收工缴费等。

此外,导致企业出口少收的原因还有:境外进口商对境内出口商的赊账行为(如出口推迟收款);2011年1月1日起,境内企业出口收入在核定的规模内可以存放境外用于对外支付;企业出口出现坏账不能收汇;企业可能为完成业绩考核虚报出口价格;出口后不收汇,境外截留资金等。

恒生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王丹指出,经常项目顺差与贸易相关收支的看似“不对等”,重要原因之一是应收账款的延迟,“由于海运集装箱短缺,中国出口货物在港口堆积,欧美港口受疫情影响卸货缓慢。”

王丹同时指出,中国不存在热钱流出的压力。“目前资本流出的一个重要方向是香港,原因在于香港股市是所有主要金融中心被低估最多的,逐利资本涌向港股;另一个方向是美国和英国,因为经济预期好转带来了部分资本回流。”

“有序扩大资本流出+适当调控资本流出”组合或仍继续

事实上,业内人士指出,有序的资本流出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对冲资本流入及人民币大幅升值的压力。去年以来,国家外汇管理局在面对人民币升值压力,采取就通过一系列缓解人民币过于集中升值压力

富邦华一银行金融团队表示,去年12月和今年1月,外管局相继下调金融机构和跨境宏观审慎调节系数,上调境外放款宏观审慎调节系数,抑制部分企业和境外主体外汇投机行为;同时,进一步扩大对外投资额度,包括去年新增QDII额度等,鼓励国内保险公司扩大境外投资比例。因此,在中国贸易顺差大幅增长、经常项目顺差和证券投资资金持续流入情况的同时,企业机构和个人通过持有境外存款(货币)流出了920亿美元,通过境外放款流出990亿美元等,有效缓解人民币单边升值的压力。

“从中国债券托管数据看,2020年境外机构持有中国债券新增了1万亿元。因此,中国目前并不存在资本单向大幅净外流的压力。”富邦华一银行金融团队相关负责人表示。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指出,2020年6月份之后,人民币汇率持续升值。在此背景下,我国外汇政策取向主要是增加汇率弹性、扩大资本流出、调控资本流入。例如,2020年10月,宣布中间价报价行陆续淡出使用“逆周期因子”。

“不过,鉴于本轮人民币升值压力主要来自基础交易,而非热钱流入,因此扩大资本流出将是缓解汇率升值压力的重要政策工具,调控资本流入的政策效果相对有限。”管涛预计,“汇率弹性增加+有序扩大资本流出+适当调控资本流入”的外汇政策组合仍将延续。